《生育制度》:这个时代的我们,还需要婚姻吗?

摘要: 你,还会想结婚吗?

09-07 19:46 首页 爱读邦订阅号


扫码与导师互动


我们还需要婚姻么?


无疑,婚姻仍旧是主流。


但是,据国家数据库中国2011年第一季度的统计,中国单身人口达到1.8亿,其中城市单身人口为6000万。各种途径的调查显示,无论是主动单身还是“被单身”,“第四次单身浪潮”已经在中国社会悄然坐实。


同时,根据2010年11月1日公布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离婚人口比重增幅较大。2010年全国15岁及以上人口的离婚比重达1.38%,在离婚人口中,女性占比44.08%,男性占比55.92%。而2000年全国15岁及以上人口的离婚比重是0.9%,不足1%,在离婚人口中,女性占比37.35%,男性占比62.65%。10年间,离婚率上升很快,增长了0.48个百分比,增速到达53.33%。同时,在离婚人口中,男性占比重有所下降。


显然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根本不要婚姻或者从婚姻中逃跑。我们当然不是现在才困惑于要不要结婚。


历史与当代都不停的有著名人物作为单身主义的代言人发表单身宣言。让我们列数一二:


一类人可以称作“孤标傲世偕谁隐”型,实在是举世滔滔无可言者,只好不结婚了。



这一类人最著名、最激烈的比如叔本华,他一辈子最想不通的就是为什么那么多愚蠢的男人会喜欢那些“窄肩、短腿、肥臀”的丑陋女人,他说,爱情是骗人的,婚姻即坟墓,一个人不快乐,多个人也不会快乐,我们就像是挤在一起的刺猬,不能太近,因为会扎人,也不能太远,因为怕冷。


他专门写了篇论文《论女人》。说女人的唯一作用就是生孩子,因此“女人应比男人更加温和、沉静并平凡,亦即既不能比男人欢乐,也不能比男人更痛苦。”我想,他一辈子也没有找到一个这样既不比男人欢乐,也不比男人痛苦的女人。


作为女人,我听了叔本华的话是很不爽的。还好,当代有位女性,还了一句比一篇论文更掷地有声的话。当有人劝台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女士不要忙着竞选总统,找个老公嫁掉的时候,蔡英文女士不屑地回答:“难道我会为了一根香肠而买回整头猪”。这句话比一篇论文言简意赅了很多。


或者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些温和的说法,比如北宋的林逋,号称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听起来相当风雅,实质上也不过是看不上什么人罢了。

一类人可以称作“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型,虽然是单身,却是实在的痴情人。、



据说美国第十五任总统布坎南选择独身,是因为他年轻的时候爱上富豪的千金安妮小姐,但被对方父母阻挠,认为布坎南爱上的是她家的财产,姑娘听信了父母,万般悔恨中竟然自杀身亡。


我觉得幸福从此离我远去了”,布坎南曾经伤心的说道,而后他投身政治,用事业来填充了满心的疲惫。在他任职期间,担当白宫女主人的角色落在了他的外甥女身上。


我国著名的哲学家金岳霖因为爱慕民国第一才女林徽因,也是终生未婚。


一类人可以称作“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型。


这一类人为了伟大的事业无暇顾及自己的婚事,或者借口为了伟大的事业无暇顾及自己的婚事。


这一类人最广泛的代表当然是高僧、神父


更是人间传奇的则比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这位童贞女王44年的统治期间,英国宗教分歧的斗争非常强烈。据说一段时间里伊丽莎白曾严肃地考虑过结婚生子。但选择一个天主教的丈夫,例如她著名的追求者之一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显而易见是不可能的,伊丽莎白并非天主教徒;而一个新教的丈夫,如她的暧昧情人莱斯特伯爵,又会立刻加剧宫廷内的宗派斗争。


无论她选中谁都不会有好结果。不论她个人的倾向如何,她当时的处境使任何结婚生子的考虑都不能得以实现。



又例如我国著名的妇科医生“万婴之母”林巧稚。1929年,林巧稚协和医学院毕业,8年前入学时有5个女生,3人坚持到最后。林巧稚学业优异并热心公益,得以留校任职,她是协和第一个毕业留院的中国女生。


聘书这样写到:“兹聘请林巧稚女士任协和医院妇产科助理住院医师……聘任期间凡因结婚、怀孕、生育者,作自动解除聘约论。”老协和的管理者坚信,一个女人不可能同时扮演贤妻良母和职业女性两种角色。林巧稚接受了这一纸聘书。


直到晚年病重、身体极为衰弱,林巧稚还坚持工作。家人和学生劝她休息,她说:“上帝如果让我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那么,我存在的场所便是在医院病房,我存在的价值便是治病救人。”她虽然早已不是住院医师,但她要求值班医生和护士,只要病人出现问题,即使是半夜也要马上通知她,否则她会生气批评。


林巧稚曾说过,“我的惟一伴侣就是床头那部电话。”


一类人可以称之为“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型的,他们可能、或者确实是同性恋者,秉着对他人负责的态度,在只承认异性婚恋的社会中也就一生未婚。



其中最知名的当属福柯。这位伟大的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曾经自述“我并不总是那么聪明,其实我在学校里算是很笨的,但有那么一位学生,他长得很漂亮,却比我还笨。


为了接近他,我开始代他做功课──我就是这么变聪明的,因为要帮他,我必须在功课上走在他前面。其实我这辈子对知识的全部追求就是为了吸引漂亮的男子。”——我们声明一下,福柯也是位男性。福柯曾经说“同性恋一日不得宽容,就不是一个真正文明的社会”,他的论断给无数的同志们带来了希望的曙光,只是在天亮之前,他先去世。1984年福柯死于艾滋病。


其他著名同性恋人物还有柏拉图、达芬奇等等。


更有一类人称之为“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可云证;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型,他们明明有终身的伴侣,偏偏却不结婚,以此来证明如果两个人终身相爱,确实可以不结婚。


例如让·保罗·萨特和西蒙娜·德·波伏娃。他们是本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和大作家。他们终身相依,却始终没有办理结婚手续。



每当想到他们俩,我都会想起舒婷的《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很美的爱情,但真不是平凡人能做到的。

 

回到我们的话题,我们需要结婚么?


这么多名人代言了单身的理由。实足可以证明培根先生所说,“家庭是伟大事业(不管是善举还是恶行)的拖累”;“单身最普遍的原因是自由,尤其是对那些喜欢自娱自乐、性格乖张的人更是如此,他们对任何约束都很敏感,对他们来说,就连自己的袜带和腰带都形似镣铐和枷锁”。


如果结婚是为了满足情欲,那么可能结果适得其反:也就是说,没结婚,其实你倒是可以朝秦暮楚,结了婚就只好忠诚于配偶;


如果结婚是为了表达对爱人终身的情谊,我们可以像萨特与波伏娃一样终身不婚,当我们终身相依,我们就不再需要用一纸契约表达我们的承诺;


如果结婚是为了父母,那么请问当今社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真正的效力又有多少?


如果结婚是为了宗族,那么请问当今社会宗族本身又何在呢?


所以,理论上,我们可以主动选择不结婚。


结婚,还是不结婚,也许对每一个曾经爱自由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个问题。



当这个问题摆在达尔文面前的时候,达尔文拿出了一叠稿纸,用了17页纸详细列举了结婚与不结婚的若干理由,左边写结婚的情形,右边写不结婚的情形:


如果结婚,情形如下: 


“小孩(如果上帝允许的话)” 

“终生伴侣(和到老的朋友),喜欢你,有个让你爱、跟你玩的对象,再怎么样都比养只狗好。”

“有个家,和照顾家的人” 

“迷人的音乐和女人吱吱喳喳声,这些对一个人的健康是好的”

“时间浪费太多,假如孩子过多,就不得不为养活他们而想法去赚钱。”


“假如我明日结婚,购置及装修一幢房子得花费多少精力和金钱!如果不得不天天陪妻子散步,那我怎么能专心致力于自己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我将无法学习法语,看不到那个新大陆,去不了美洲,再也没有可能乘气球上天……”


如果不结婚,情形如下:


“没小孩,没有第二个人生”,

“老了没人照顾”,

“爱到哪就到哪的自由”

 “但是一个人工作过度对健康很不好” 


达尔文最后的结论是:


“天啊,想到一个人的一生就像一只蜜蜂不停地工作、工作却一无所获,就令人无法容忍。不,不,不该这样。设想一辈子就孤独地生活在伦敦烟熏肮脏的房子里。只要想像你自己有一个美好温柔的妻子,坐在温暖的火炉旁的沙发上,有书,也许还有音乐……结婚、结婚、结婚。证毕。” 


由于太激动,中间第二个结婚,就是marry这个单词,达尔文还拼写错误了。下定决心之后,达尔文在1838年11月向艾玛求婚成功,1839年1月29日结婚,当年12月有了第一个孩子。在妻子艾玛的照顾下,达尔文幸福地度过了一生。从达尔文的理论与实践来看,结婚对于个人来说至少是一个不坏的选择。

 

从个人角度来说,结婚确实就是这样一个位置:是一个不坏的选择。就像苏格拉底所说,“结婚吧,如果你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你会幸福;如果不是,你会成为哲学家。”但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社会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去迫使大多数人结婚。



这一点在费孝通先生的《生育制度》中得以阐述。


费孝通先生首先澄清观点:婚姻与生育是一种社会制度。


社会制度是"人类活动有组织的体系。任何社会制度都针对一种基本需要;在一合作的事务上和永久团集着的一群人中,有它特具的一套规律及技术;任何社会制度都建筑在一套物质的基础上,包括环境的一部分及种种文化的设备"。


和异性结合成夫妇,生孩子,把孩子领大――这是一套社会活动的体系,可是这套活动是否能满足特定的需要呢?


这便涉及生育制度的功能。


生育制度的功能在于绵续种族


有人认为我们在这里所要讲的生育制度是满足人类基本的性的需要的。但是,生育制度和性的关系可以有两种说法:


一是说生育制度是用来满足人类性的需要;

一是说人类性的需要是在生育制度中得到满足的。


而且,我们不能因为某种行为和某种生物满足有关而就说这种行为的目的是在满足这种生物需要。比如,吃饭等活动确是为了我们营养的需要,可是在聚餐时有吃饭的行为,这吃饭的行为是仪式性的,可能是为了要增加团体的团结力,引起同仇敌忾的心情、加强这团体对外的抵抗,所满足的需要不是营养而是安全。生育制度之于性的关系也属于这种性质。


我们不能因为人类把性生活限制到了夫妻关系之间,或是人类不经过婚姻就不能得到社会认可的性生活,而说婚姻的功能是满足性欲。相反的,生育制度既然是限制人类的性生活,我们就应当从为什么要限制性生活这一问题上着手去思索。


马林诺斯基说得明白:家庭不是生物团体的单位,婚姻不是单纯的两性结合,亲子关系亦决不是单纯的生物关系。又说:生殖作用在人类社会中已成为一种文化体系。种族的需要绵续并不是靠单纯的生理行动及生理作用而满足的,而是一套传统的规则和一套相关的物质文化的设备活动的结果。


"种族需要绵续"是发生生育制度的基础。但是这句话却把种族当作了一个有意志的实体。个人需要生存,种族需要绵续,--说起来虽觉得顺口,实在却是不通的。



人类为什么要绵续他们的种族?


"人类为什么要绵续他们的种族?"这个问题,读者初听起来也许会觉得有一些唐突,因为这似乎不成问题,有人会说,个体生存和种族绵续同是生物机能的表现。可是我觉得并不如此。这个问题还得问一问。

在单细胞生物中,种族绵续的确可以说是生物机能的直接表现。两性生殖的生物就不能完全说是生物机能的表现了。从性爱到生殖的环节中,人类有跳出这圈子的能力。若是他可以跳而不跳,我们就可以问:为什么他不跳了?


动物的营养显然是损人利己的。可是生殖却刚刚相反。新生命的产生没有不靠母体的消耗和亏损。做父母的尽管把孩子看得如何着肉,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肉;孩子对父母尽管觉得怎样体己,但毕竟不是自己。孩子的生活既须父母供养,在父母说来总是自己的牺牲。


彻底为自己利益打算的,就得设法避免生殖。维持得住自我的完整和自由的该是一种无性生活。梁漱溟先生曾说:"高明的宗教,其所以持禁欲态度之真根据,即在此。他之所以反对男女之事,乃是反对自己忘却自己的完全,失掉自己的完全。"



社会完整--做上一节的回答


我们不妨先假定个人的基本需要是生存。单为生存,人也许可以像低级动物一样,一切靠个体去经营。若这是可能的,人类的生活也一定简单的和低级的动物差不多。什么使我们的生活高出于其他动物这样远的呢?最直截的回答是人类大大地利用了分工合作的经济原则。换一句话说,人类组成社会,社会给了人类现有的生活程度。


社会分工结构靠着人发生作用,可人是不能永远生存的。他不久就要死去。当然,从个人的立场看,他一死之后,正可以不必管天下兴亡了,正是"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他死后社会结构会发生什么困难,他大可不必过问。可是在他未死之前,若是别人一批批地死去,社会分工合作结构的完整性不能维持时,他的生活也就会发生什么困难。


这些活着的人却不能不关心别人的死亡,他们要维持自己的生活,就必须保持社会的完整性;他们既不能强人不死,或是约定在同一社区里的人一齐死,就不能不把死亡给予社会完整的威胁加以免除。这里才发生生育制度。


婚姻的确立——社会分工利用了两性区别作基础后,一个能担负抚育作用的最小的单位是一男一女所组成的生活团体。


为了社会新陈代谢作用的重要,社会上必须预备下这负责抚育的基本团体来完成这任务。每一个社会所容许出生的孩子必须能得到有人抚育他的保证。所以在孩子出生之前,抚育团体必须先已组成。男女相约共同担负抚育他们所生孩子的责任就是婚姻。


这是因为人类需要分工才能如此长久而繁盛地发展,一个单独的个人不是全能的,他做自己的工作,同时也要仰赖别人的工作才能生存,譬如他是农民,粮食可以自产,但是工具却要购买。所以一些农民死了,需要另一些农民来补充;一些工人死了,需要另一些工人来补充;否则人类社会便不能持续。


社会不能强迫某一类人不死,又不能约定在同一时间里大家一起死,为了保证个人的生活,社会需要结构保持完整,维持最低限度的人口,于是社会一定得有一个新陈代谢的机构和制度,使死者尽管死去,自有新人物来填补空缺。于是就有了生育制度。


婚姻,正是生育制度的前提。


在社会学家看来,与其说,因为两性的相爱,所以愿意共同抚育儿女,倒不如说,因为要共同抚养儿女,两性间需要有能持久的感情关联。



— END —



点击 下方 阅读原文,回听 完整图文音


首页 - 爱读邦订阅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