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 | 晚秋

摘要: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10-12 11:39 首页 半步猜

【猜の导读】一直想写点无干番外,无干番外是指与正文毫无关系,完全是半步猜在自己煮脑洞的那些小篇篇,希望大家能喜欢。(《 垮掉的一代名门后裔 》中,我随手臆测了一个阴盛阳衰、女女可结婚的地方漠克里,主角庄湄和配角赵惠林路过一处历史遗迹——女院,即女子and女子寻欢作乐的场所。









这仗打起来自然就没完没了。


搁在从前,晚秋自然指望着打仗,一打仗,教琵琶的王老师卷起琵琶回老家守家门去了,那院子里所有姊妹自然不用饱受十指之苦;卖鸦片的李教头会驮着鸦片去城外的戈壁滩埋起来,那院子里的所有姊妹自然不用侍候客人点烟;天天来推销法兰西红酒绿酒鸡尾巴酒的胡买办肯定坐火车一溜烟去外地躲起来了,那院子里的所有姊妹自然不用喝洋酒受洋罪。


女院便会关门谢客。若是遇上妈妈心情好,兴许会雇几辆大马车,带她们去城北的静水庵呆个十天半月。晚秋挺喜欢那里的师傅,很是会说经。


搁在现在,晚秋倒不大愿意一早就听见小报童满街巷的呼喊,又打仗了,又打仗了!这一打仗,她就不会来了……


像她那样的“奸商”,恐怕从祖上就传下了规矩,军需军用油水足,长官小姨子得奉承,上上下下皆打点,但逢打仗必发财!晚秋此刻凭栏远眺,想起那人上回来过夜那副心急火燎的样子,一时两腮通红,她接客三载,还真从未见到像她那样“办事”利索的。


“小姐,你在看什么呢?”


晚秋房里原来有两个丫头,一个叫碧珠,一个叫小盈,碧珠跟了一个正经人家的小姐,先是做了妾,后生了十分漂亮的女儿,家里的两位婆婆十分喜欢,就顺利上位成了正妻;小盈年纪还小,不过十一岁,刚识了些字。


“没什么。看远处在练兵呢。”


“小姐,最近女院里都没客人,一点进项都没有。”


“你以后要当妈妈呀?还计算起进项了。放心,就算是三年五载没客人,我也有钱给你发例银。”


“哦。”小盈点点头,面露羞涩。“小姐,我想做身新衣裳。”


“我说呢,我们家小盈怎么关心起进项来?你把我的荷包取来。”


小盈取了荷包,欢喜的说:“傅姐姐那晚走的时候,叫我别叫醒你,我给她打洗脸水的时候,看到她往你荷包里塞了好多银票。”


“是么……”小盈喜欢叫那人傅姐姐,按照年纪,晚秋也得叫她傅姐姐,可惜了,第一个照面打得不好,她还是喜欢连名带姓的叫她全名—傅子姮。


荷包里确实塞了银票,还有两对花形玉坠,这两天全忙着收拾箱笼了,竟然没看自己荷包?晚秋莞尔一笑,抽了张银票给小盈。


“你叫上其他房里的小丫头,一块去街上。气色弄得差一点,省得被抓去当兵!”晚秋上下打量着小盈,“你给自己做两套衣服,给我瞧瞧有没有素净点的围巾,有就给我挑一条。剩下的余钱,你去碧珠那里走一趟。”


“碧珠姐姐那里?她不是怀了第二胎,她两个婆婆矜贵的很,不让外人去探望她?”


“那你就找她家当家的去。问问情况,她上次来,傅子姮还在我床上,也没聊上几句。”


小盈点点头,邀了其他房里的小丫头,晚秋望着一群穿红着绿的小丫头呼啦啦的跑出去。


时间一晃到了傍晚,女院收到一则巡逻军的贴士,说是打仗期间不允许有丝竹之声,以免扰乱军心……妈妈可气坏了,一众姊妹猜想,这次怕是战事吃紧。


晚秋心里估摸着,那傅子姮这冤家怕是八支脚都忙起来了,正想着呢,傅家就派了家丁过来。


“晚秋姑娘,我们家当家的前儿刚从内省回来,带了点螃蟹。膏肥的很,让我带过来给您尝尝。”


“没事去什么内省啊?你那个傅大爷是要离开漠克里吗?”


说话的是知画,女院的头牌,脾气烈性,风情入骨,当初傅子姮也是她的常客,院里常说傅子姮和晚秋睡了一晚上,就忘了知画,可见这床上功夫,还是晚秋最撩人。


晚秋不知道是谁传的,反正传得多了,她和知画就膈应起来。


“知画姑娘,我们当家的去内省,只是做买卖去了。”


“螃蟹我留下了,谢谢您。”晚秋给了赏钱,那家丁便走了,“知画,你要吃螃蟹吗?”


“骚螃蟹,吃了脏嘴!”


知画在城里的相好足够成军,眼下守城军的头目就是她的裙下客,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多年来风头不减,偏偏在傅子姮身上,摔了个小趔趄。


“你说什么呢?”这时,小盈带着其他小丫头回来了,这些丫头脸上惊魂未定,显然是刚受了什么惊吓,晚秋蹙眉,她瞧见一个小丫头的脸颊上有三四个唇印。


“小姐,我才一天不在,你就挨欺负了。”小盈冷眼道。


“天都黑了,全站在外头干什么?你们这帮小丫头,出去玩也不看看时辰,不是给你们怀表了吗?今晚都不准吃饭!”从红灯笼下走出来的就是女院的妈妈,四十出头,圆脸,看着很和气。


“把门关上。拴好了。”妈妈转身正要走,又转过来说:“哎?这是哪一房的小丫头,葵水都还没来,出去就鬼混了?脸上这唇印是哪里来的?”


那小丫头吓坏了,连忙捂住脸,害怕的往后缩,小盈连忙将她护在身后,说:“莺莺不是去鬼混,我们从裁缝店出来,要去买水粉,哪想到水粉铺外面全是……全是……军队里的姐姐……”


“噗……”知画笑了,“你这个小浪蹄子,见谁都叫姐姐,哈哈。”


“她们都比我们年纪大多了,难道叫妹妹……”小盈看向妈妈,“她们个个人高马大的,有枪,把我们赶到巷子里,说是亲了才让走,不亲就不让走。我们这才晚回来的。”


妈妈脸色立刻变了,晚秋问道:“多少个人?看到她们番号了吗,军服上有番号的。除了亲嘴,有没有逼你们做别的?”


“有三四十个……”


“刚开始是叫我们排队亲脸,后来……后来……”


“她们还给我们金耳环、金项链了……不过我们没要。”


“我看到她要了,还让她摸……摸……”


没一会儿,这些小丫头们就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对方了,妈妈头疼的呵斥道:“都给我住嘴,小盈,你来说!全都跟我进来,说清楚。”


关了门,晚秋给妈妈倒了杯茶,各房的姊妹也全都坐定了,人人脸上都有些危急之色,毕竟在漠克里,当街为难女院的女孩子,这还是头一遭。


“小盈,你把事情仔细说给妈妈听。受欺负的,妈妈自然会为我们讨回公道。”


小盈眨巴着眼睛,一时间有些支支吾吾,晚秋给妈妈捶了捶肩膀,说:“这些小丫头都吓坏了,妈妈,我看,先让她们喝口水,吃点东西,再问,自然能问清楚。”


“是啊是啊,看着怪可怜的,这件事情太可怕了。”


“从前打仗再乱,我们有知画撑腰,也没人欺负咱们呀。”


“对啊,妈妈,我们略等等吧。”


知画倒是没说什么,喝茶吃糕,眼神在小丫头们身上来回看。


一刻钟后。


小盈定下神来,开口了。


“她们一共应该是四十二个人,我没看见番号,因为当时太害怕了,而且她们把我们赶到巷子里以后,就让我闭上眼睛。我们闭着眼睛的时候,她们就脱了外套,放在一边了。”


“妈妈,你听啊,这就是有目的有组织的欺负咱们。”


“还有呢?”妈妈叹了口气,问道。


“然后,她们就让我们睁开眼睛,让我们排队,挨个亲她们……刚开始没事,后来,有人就反过来嘴对嘴的亲我们,还把人拖到一边去,压在墙上,拿金耳环、金项链、碎银子、小金叶子出来,说要摸。”


“…………”


“我们都不愿意,但她们硬要摸。眼看就要脱我们衣服了,我就挣到一边,抢了一把枪,朝天开了一枪,街上就乱了,巡逻警要过来,她们就放了我们。”


小盈咬紧下唇,“我们都被占了便宜,但是……没有失身。”


像小盈这样十一二岁的姑娘,尤其是葵水都没来的,是禁止与客人厮混的,亲吻也不允许。


一般姑娘得过了16,才能接客。


气氛一时有些沉重,大家都望向知画,全女院上下也只有她知道军队里的弯弯绕绕。


“你们不用看我,临时打仗,拉过来的女军良莠不齐,有的新军可能就是小流氓,有的新军打了一辈子女光棍,从小地方来的,那看到女人就两眼放光,想娶回家当媳妇……回头我和樊军长聊一聊,眼下嘛,大家还是别出门了。”


众人无话,妈妈又叹了一口气,“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谁说出去,我就剪烂谁的嘴。现在散客是不接了,过两天听说有难民进城,你们就更不能出去,贵客还是照旧从后门放进来。就这样吧,各房管好自己的丫头,她们年纪太小,以前我们都忙,现在得好好教她们规矩,省得危机时刻不能自保。”


“是。”众姊妹应诺,妈妈上了楼,大家也散了。


晚秋扶着小盈回到自己院子里,亲自给她做了检查,把哪些地方外人能碰,哪些地方万万碰不得,什么叫破身,什么叫沾边等等,全都事无巨细的说清楚了。


“小姐,你说了这么多,反正就是不能让她们扒了衣服,摸了。舔了。或是拿手指……”


“对。”晚秋笑了笑,“我们家小盈真是勇敢,你还会开枪呢?”


“那有什么的,傅姐姐上次来,不是也带了枪给你玩嘛。她教你的时候,我也看着,就会了。”


“你啊……”晚秋笑着摇摇头,“饿不饿,她送了螃蟹来,要吃吗?”


小盈没事人一样的去厨房生火蒸了螃蟹,主仆二人对月吃蟹,小酌片刻,刚想问小盈碧珠的近况,就听见响彻全院的敲门声!


“嘭嘭嘭!”


“嘭嘭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还没到后半夜,大家都没睡着。


本就被小丫头们的遭遇弄得心神不定的各房姊妹,再次被这粗暴的敲门声弄得惊魂难当。


护院的全副武装的拿着长矛冷剑站在院子里,妈妈发髻未散,显然还没入榻就被吵起来了,她快步走到正门口,问:“外面是谁?大半夜的,敲我女院的门?”


“快开门!你们女院的丫头偷了我们的金叶子!”


上来便是诬告的伎俩,妈妈皱眉,每月给樊军长的银子可不少啊,军队再怎么着也不能找她们的麻烦,她又问:“你们是谁?凭什么给你们开门。”


“我们可是守城军,你又是谁?”


“我是这女院的掌院妈妈。你们是什么番号?谁麾下的?”


“我们是李军长麾下的。”


“哈哈,你们别蒙我了,守城的是樊军长,你这个李军长是哪只酸蒜头。”


“哈哈哈哈。”外头一阵哄笑,听声音也知道全是女军。


“姓樊得早就撤了,她父亲在内省自立门户,她当然要回去做顶梁柱。前天就换成我们李军长了,你们这群女院的,不看告示的吗?”


妈妈心下大骇,连退了好几步,知画也面目惊惧的走过来,小声说:“妈妈,我真的不知道那姓樊得是这样的缩头王八,占了姐的便宜,还回内省去了!!!她一点也没和我说。”


“你啊,是空长了一副好皮囊。”


知画捂住嘴,扭头便跑回自己院里去了,她的丫鬟也是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妈妈看向站在近处的晚秋,晚秋会意,让小盈拿了件藕荷色的披风过来。


她披着披风,对护院们说:“全都站到两边,夹上里,廊下,柱下,别让她们看见。”


护院们迅速隐藏起来,她又对众姊妹说:“给你们一刻钟,穿好,收拾好,去隐门那里等着,见势不妙,赶紧离开这里。”


众人欲言又止,但还是依命而行。


“小盈,你现在就从隐门出去,找傅子姮,就说我要被长官们轮了,看她救不救我。”


“好。小姐,我这有刀,你拿着。”


小盈悄悄从袖子里把枪递给她,小声说:“里面子弹很多,你打死她们这群臭不要脸的。”


(女院里不能藏枪,小盈只好说是刀了。)


晚秋深吸一口气,她整了整领口,徐徐的开了门。


门外一阵吸气声,这群女军匪个个壮实高大,都两眼放光的盯着晚秋。


“各位长官,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们女院的姊妹都已经睡下了。长官们说我们的丫头偷了你们的金叶子,能详细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吗?”


“你……你是谁啊?”


“叫什么名字?”


“真漂亮啊,你多大了?”


“长官真爱说笑,在女院的,我是谁,各位都清楚。奴家叫晚秋,漂亮是不敢当的,至多是长相端正些,让各位长官能看得顺眼些,是奴家上辈子攒得福气。谢谢各位长官的抬爱了。”


“哟哟哟,这把嗓子,也是动听的很呐。”为首的那个走过来,“我听说你们这里不接客了,那这大半夜的,你开门让我们进来,是干什么呀?”


“就是啊。”


其他几个也围过来,像是饿狼嗅吃食一样的望着她。


“各位长官,还请先把事情说明了,咱们再闲谈吧。”


“哦,事情啊。你要是今晚陪我一晚上,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我们,以后就罩着这一片了。”


“那是长官抬爱,但晚秋还是很惶恐的。您还是说一说事情,我好把这偷东西的小贼抓住,给各位长官一个交代。”


晚秋说着说着,就靠在了墙上,为首的那人顺势将她抵住,拔了她的发钗,如瀑布般,一头长长的乌发散落开,居然长至她的小腿肚。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是来找乐子的。”那人在她耳边说着说着,双手就扎紧了她的腰,彼时正要强吻她的唇呢,就听得一声枪响划过!


有人风一般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入怀中,晚秋转过头,紧紧闭上眼睛,紧紧抱着这人,浑身都发抖起来。


“还有没有王法了?大半夜的,你们这群新军是白天没练够是吧?看来我得和李军长说,得加你们的操时啊。”傅子姮穿着银灰色对襟长衫,一手拿着枪,一手抱着晚秋,满脸笑意,眸底确实怒火中烧。


“哦……原来是傅大小姐。”为首的人向后退了退,又看向那绝色的晚秋拥着傅子姮的样子,心里不是滋味的说:“原来这位晚秋姑娘是傅大小姐的良人……那我们当然不会夺人之好。”


“麻溜的滚,还想怎么样?吓了我的人,我没把你蹦了,已经是看在李军长的份上了,你要是再他大爷给我废话,我废了你,你信不信?”


“那傅大小姐,您好好玩,春宵一刻值千金。”


“你那眼神什么意思?”傅子姮放开晚秋,两步并作一步走过来,拿枪托那么一砸,就这么和为首的打起来,“在漠克里,还没谁敢这么拿眼珠子觑我,你这个丫头片子,敢这么看我?我呸!下贱胚子,还出来找女人?我们漠克里的女院,也是你这种下九流的兵们能进的!就你们这样,也只能去睡那些没胸没屁股的男人!”


顿时一片混乱。


拉架拉得半天才止住,傅子姮扶着腰,“你她爹爹的真会找时间啊,搅得我螃蟹也没吃,我的人也被你那脏手给碰了,你再觑我!再觑我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整个漠克里,谁人不识傅子姮呢,她们尽管是外头杂七杂八拼成的军,也还是没打算惹她,为首的气哼哼的被一群女军匪们拉走了。


傅子姮指派着手下人,“给我把这里团团围住,守好了,一个母蟑螂都别给我放进去!”


“别气了,你这腰还疼吗?进去,我给你揉揉吧。”晚秋也吓得够呛,几天不见,这火气怎么这么大呢,晚秋抚着她气得起伏不定的胸口,傅子姮反手握住她的手,连连在她手背上亲了好多下,“消消毒,消消毒,这群小丫头呀。”


亲了无数下,她这才满意,“晚秋啊,我不是给你枪了吗,你崩了她呀。”


“……我不会开枪,我怕。”晚秋任由傅子姮搂着她进了院子,心想,就是看看你在不在意我……她眼睛转了转,“你这样来我这里,你母亲能同意?”


“哎。她早喝醉了,和我三妈睡下了。她自己三妻四妾我都没反对,她有什么资格反对我来找你呢?”傅子姮搂着晚秋进了卧房,掀开鸳鸯帐,就坐下来。


晚秋枕在她腿上,傅子姮摸着她的脸,“最近忙糊涂了,没来看你。我叫那些螃蟹来看你,你还满意吗。”


“你这不是来看我了吗?”晚秋坐起来,扶着傅子姮躺下,跨坐在她身上,给她按了按腰部。


“子姮,你什么时候接我从这里出去?”


“…………”傅子姮翻身将晚秋压在身下,“怎么,你想做我的妾?那可不自在了。”


“……”晚秋心一冷,“我不能再等。你若是家中没办法,那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我给了你那么多钱,你可以自己赎身,我给你找个宅子。”


“然后只接你一个客人吗?子姮,我想有个家。我不能一辈子呆在女院,我们好了快两年了。”


傅子姮一时无话,许久才开腔道:“晚秋,母亲同意我来找你,也同意我在你身上花钱,但是绝不会同意我娶你进门。”


晚秋立刻坐起来,用手抵住她的唇,“你不必说了,我都明白了。既然落花无意,那你就休怪我流水无情了。”


“你这是什么话?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思,不比一个名分强。”


“没有这名分,在漠克里,我就是个……女院的女娼。”晚秋闭上眼睛,泪水滑落脸颊,她怎么会这么天真,以为终于有一天,傅子姮会给她一个名分,她可以像碧珠一样,生个十分可爱的女儿,顺利的由妾变成妻,与傅子姮真心相守一世。


傅子姮不爱她么?那这两年的朝夕相对,那么多夜夜缠绵,都是镜花水月么?她对她好,她能感受到,可……


若傅子姮爱她,那就更让晚秋伤心了,一个爱她的人,却一再无视她心底最真实的念想。


“别哭了。再等等吧。我的晚秋。”傅子姮吻上晚秋的脸颊,等小盈准备好酒菜端进来时,傅子姮已经褪了晚秋的衣裳,正亲吻着晚秋的腿侧……


小盈放下帐子,守在门外,亲耳听见了隐隐的哭声和喘息。


天还没亮,小盈正打瞌睡,就被晚秋推醒了。


“小姐……”


晚秋双眼孔洞,眼睛红肿,“我让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是的,小姐。”小盈立刻打起精神,“那我们,是今天吗?”


“嗯,是今天。碧珠家怎么样了?”


“一切都好。”


“好……那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晚秋笑了笑,小盈也……笑了笑,她年纪尚小,并不明白晚秋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既然做了她的丫头,便要敬她护她。


昨夜女院上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所有人大约都是天要亮时才睡下的,故而此刻院子里静悄悄的,连护院也不在园内。


晚秋背着行囊,望着这女院的一草一木,她想起来十岁那年父亲送她来这里的情景,那天也是天蒙蒙亮,父亲对她说,过几天会来接她回去,叫她等一等,结果……他再也没有来。


晚秋已经记不得父亲的样子,她深深吸了一口这院子里的空气,抬头望了望从她院子里弹出来的石榴树,此刻,傅子姮一夜餍足,尚在酣睡。


晚秋忽然停下脚步,小盈也顺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


“小姐……再不走,就迟了。你还是舍不得傅姐姐吧。”


“对啊。舍不得。”晚秋闭上眼睛,再一次回味了一下傅子姮给予她的点点滴滴,甚至有刹那间,她能闻见傅子姮身上的香味近在鼻端,然后,她便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张开发白的唇,说:“现在舍得了,我们走。”



后记


漠克里的这场仗,足足打了三年,不过后来人们提起这场仗时,不会记得战争有多么激烈,反而是记得这期间发生在漠克里的奇闻怪事。


这其中一桩,便是说女院的,坊间传闻,女院有天晚上,同时丢了两位绝色佳人,一个叫知画,当红头牌,一个叫晚秋,善谈琵琶。


后来又有人说,这知画是去投奔内省的樊军长去了,据说最终改头换面做了樊军长的美妾,而这晚秋却杳无音信,有算命先生算出来她是个早已死去的女鬼,是得了阎王的特令,才上阳间来寻自己前世的良人,寻是寻得了,只是时限已到,她与良人无法终成良缘,所以她只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晚秋的事,越传越玄乎,人世间,也再没有晚秋的半点音信。





(听个故事赏个铜板吧)




首页 - 半步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