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卖 | 月半弯

摘要: 赖清歌的故事

09-13 08:08 首页 半步猜


月半弯

半步猜/文


我在岛上等你来 —— 赖清歌



Attention:本故事为付费短篇,以下为试读部分,全文上车价8元,约2万字左右


赖清歌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和众多后妈中的其中一位扯上不可告人的关系。

而这一天,来得那么汹涌,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冲垮了她少女的心防!



一  小清歌


赖清歌的父亲有四个女儿,他和第一任正妻生了三个女儿,和第二任娇妻生了一个女儿,两次失败的婚姻什么也没给他留下,只给他留下四个女儿,而赖清歌,就是这四个女儿中一位。

猜猜她是老几?


以她的面相来看,没有做长女的命,因为她的整张脸特别小家子气,眉毛不顺且淡,眼睛和其他三位女儿相比,也忒小了点,单眼皮,鼻头一点肉都没有,尖溜溜的,唯有嘴巴是继承了她母亲的樱桃小嘴,常年红润,五官组合到一处来,就是小气吧啦呀,不大气怎么做长女,有人说她长得像个小老鼠,幸好她牙齿齐整,没有龅牙;

以她的手相来看,也没有做幺女的命,因为她的手生下来就糙,手指粗壮,完全不纤细,好好一枚钻戒,戴在姐姐妹妹手上拿是钻戒,戴在她手上,瞬间沦为地摊货,她掌纹很稀少,她的奶妈在被辞退的时候,曾说这孩子脑子不好,长大了肯定不聪明,她的肤质不细腻,也不经常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受父母姐妹关注的无声背景;

以她的成绩来看,她勉强可以做一个次女,她的成绩仅次于当年的长姐,可惜的是,她上初中以后,有段时间,成绩一落千丈,后来她成绩又变好了,但是给大部分人的印象已经定型,都觉得她成绩也不好,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说到这里,大家便不必猜了,她是她父亲第一段婚姻里的最后一个女儿,正好出生在那个婚姻风雨飘摇的尴尬点,差不多她母亲实拿到巨额抚养费,签下离婚协议书之后的一个月,她出生了。

她在家中排行老三,无奈前头两个姐姐和后头的一个妹妹都太抢眼,所以外面的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她,她的长姐比她大十岁,二姐比她大七岁,她在出生前,母亲曾寄希望于她可能是个男孩。


母亲离婚后就离开了她们三姐妹。

她们三人仍旧住在赖宅,由父亲抚养。

赖父的第二次婚姻非常短促,开头的十分用力,结尾的十分迅猛,赖清歌那时候还太小,只知道两个姐姐说,父亲疯了一样的爱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疯了一样的爱着父亲,奈何父亲老了,根本留不住这个年轻美丽的女人。


第二个后妈长得美不美,赖清歌已经记不得了,总之,她生完女儿没多久也离婚了。


后面好像来过三四个后妈,赖清歌也同样都不得她们的模样了,感觉她们都像是每到秋天都会从温暖的南方飞回北方的大雁,来来去去,络绎不绝。


等到赖清歌长大一点,赖清歌就开始记得后妈们及可能成为后妈的女人们的脸,有时候背着书包去念书的时候,会冷不丁羡慕一下自己的父亲,他好像自带磁场,专能吸引那些美丽的女人。


赖清歌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家里,慢慢念到了小学三年级,她才听同学说,他父亲年轻时候是风靡万千少女的偶像男星,后来从商,继承家业之后,又成了浑身镶金的钻石王老五。


真是大发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每隔一周会去一次公司,其他时间不是在家里和女人说情话,就是换个地方和女人说情话,他很忙,没时间跟女儿们沟通。

赖清歌长这么大,和父亲说话的机会,一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赖清歌快要小学毕业那天,家里忽然来了一个女人,她带着小学毕业证书放学回家时,这个陌生的女人正坐在父亲的腿上,两人正在燃着篝火的壁炉旁接吻。

父亲已经白发苍苍,这使得女人海藻一般的长发黑得太不像话了;

父亲的骨头好像随着衰老有些萎缩,上次去骑马还摔过一次腿,他早就老态龙钟,而这女人有最好看的婀娜姿态,跟公园里的夹竹桃一样火红绚烂。


两个姐姐都已经开始在父亲的公司帮忙了,她们问赖清歌:“你觉得这个女人怎样?”

赖清歌也就看过一次这个女人和父亲接吻,不好做什么评价,她回答道:“挺年轻漂亮的。”

长姐呸了她一脸,她说:“我和你二姐调查过了,这女的已经三十六了,结过婚,跟着老头纯粹是为了骗家产!”


她的两个姐姐都不管父亲叫爸爸,她们私下都叫她老头儿。

赖清歌还小,还有一个妹妹更小,只能跟她一起面面相觑的听着,哦忘记说了,这个妹妹之后还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因为年纪实在太小,赖清歌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房子大,想要不碰面就总有机会躲开,况且父亲曾说过个每个孩子都应该有独立空间。


不久之后,这个骗家产的女人过门了,赖清歌起初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一样,打算生个孩子,感情破裂,分点儿家产就走了,谁知道这女人一呆就是两年,期间她没有怀孕,也没有离婚,而是去公司上班了,更离奇的是,赖清歌的父亲在冬天的尾巴上过世了,死于心脏过速。


有老女佣说,这种死亡原因叫马上风。


赖清歌反正没明白过来这算是个什么死法,反正亲手料理父亲后事的后母对外称父亲死于心脏病,他也确实有心脏病,就这样,所有人都默认他死于心脏病。


葬礼这天,大约凌晨三点钟不到,赖清歌就被吵醒了,她的二姐疯了一样的拉着她和四妹狂奔到父亲的主卧里,推开门一瞧,大姐正在和后妈吵架。


“我父亲过世了,你也不必留在赖家。你哪儿来回哪儿去,他的财产,将由我们这些儿女继承。”


“你父亲说你很懂事的,你也稍微懂一点法律吧,现在顺位财产继承人可是我,你,以及你这些妹妹弟弟啊,都要排在我后头,除非今天我和你父亲都死了,你就可以拿走一切了。”


不知道她们前面吵了什么,反正赖清歌揉了揉眼睛,再睁眼,大姐已经气得发疯的掐住了后妈的脖子,说是要她去死!二姐叫四妹锁门,卧室门外有保镖和佣人在敲门,赖清歌困得昏三倒四,根本搞不清楚状况。


“老三,你给我过来,我们一起掐死这个坏女人!是她杀死了爸爸!是她!她现在要夺走我们的财产了!”


长姐发话,赖清歌向来是不敢不从的,她咽了咽口水,场面这么混乱,她连牙齿就没刷就跳上了后母和父亲的床,正在她准备接力去掐后妈的时候,后母瞪了她一眼!


那一眼吓坏了赖清歌,她直接就被瞪醒了!她缩了回去,根本不敢掐后妈。


“老四,你给我过来!掐死这个坏女人,你才八岁,掐死她也不犯法,你过来!”


赖清歌听完又咽了一口口水,她已经快十二岁了,刚才要是掐死后妈,会不会坐牢呢,她真的怕犯法怕死啊,父亲以前常说,做人最重要就是不要知法犯法,因为他自己有个弟弟就是杀了老婆的情夫被判入狱,因情节恶劣,被判无期徒刑。

这时,赖清歌又咽了咽恐惧的口水,就朝门口看去,二姐正站在门口奋力抵抗,门外的人还真别想进来,四妹已经扼住了后妈的喉咙,长姐则握住后妈的两只手,眼看着,后妈就要翻白眼去死了。


赖清歌仔细想了想,后妈对她们姐妹都不错啊,嫁进来以后,也没干什么为非作歹的事情,倒是长姐二姐经常欺负她,就连四妹也颇为瞧不起她啊。


这么一想,赖清歌就下定决心了,她推开卯足了吃奶的劲儿掐人的四妹,又推开了二姐,拉开了门!

眼前顿时一片混乱,保镖先将长姐控制住,后又将二姐和四妹都控制住,后妈在咳嗽,大家都穿着丧服,一片白茫茫之中,赖清歌浑身脱力,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哒浪!试读部分已结束,喜欢的话可以通过打赏或面对面购买下文,购完即可后台敲我兑换完整版,靴靴支持~


猜の叮嘱:

1.在《我在岛上等你来》这个故事中,赖清歌50岁,《月半弯》说的是赖董12岁以后的少女时期哒故事。

2.本故事讲述的是赖清歌的人生,可当作单独一个故事来看,不影响岛你来。

3.故事灵感来源于赖董说得那两句话,“我可以让你舒服的叫妈妈的”“我只比你大三十几岁而已。”

4.夫人先审过稿子,有言战和顾双城的感觉,我写得时候有一瞬的感觉。






(听个故事赏个铜板吧)




首页 - 半步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