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和大蒜没有高贵贫贱,人心才有

摘要: 今天中午吃了一顿沙茶面,加了很多蒜。然后回店里要了一杯咖啡喝,满嘴蒜味竟然被店员嫌弃。 这让我联想到之前周立

09-12 14:21 首页 CHAICAFE

今天中午吃了一顿沙茶面,加了很多蒜。

然后回店里要了一杯咖啡喝,满嘴蒜味竟然被店员嫌弃。

 

这让我联想到之前周立波曾经这样鄙视过郭德纲:一个说相声的,就是说一些“低俗不堪”的话来逗笑,基本就是“满嘴蒜味”。而周立波认为自己是属于“喝咖啡的”,身为上海人浑身透着一股小资范儿。

这件事情让我开始厌恶周立波。

 

换个角度想想,万一我们店的咖啡师也是这么想的呢?觉得咖啡就是洋气的,而大蒜与咖啡,应该泾渭分明?而凭什么喝咖啡应该是优雅的,吃大蒜为什么就应该变成低俗呢?

我们咖啡馆还是有不少外国客人,相信他们如果听到“咖啡会比大蒜优雅”这个论调,也会觉得莫名其妙的吧。

 

咖啡的起源于埃塞俄比亚,最后是从欧洲传播到世界各地。所以我们就来聊聊西方世界对大蒜的看法吧。在西方人看来,大蒜可不仅仅是用来对付吸血鬼的,希腊有个老医学家希波克拉底,他认为大蒜的医学作用是任何东西都无法相比的,不仅可以发热御寒个,可以利尿通便,可以杀菌解毒,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包治百病。

而以前西方人航海,除了带饮用水、橄榄油,一定还会带上大蒜,大蒜方便储存,而且可以杀掉生鱼肉里的细菌,提高水手们的免疫能力,因此不仅仅是我们东方人爱吃大蒜,西方人对大蒜也是不可或缺的。而在更早的西方战乱时期,士兵们的健康状况都很差,因此军备用品中大蒜也是非常重要,而且在战乱时期,大蒜还是防瘟疫的神药,也就是在十字军时期,欧洲人开始流行在脖子上挂一串大蒜来代替十字架,以求对付那些吸血鬼或灵异事件。


当然,以上也仅仅是陈述大蒜的功能性,那要如何证明大蒜也是促进文艺的存在呢?

 

说起普罗旺斯,大家都会想象到薰衣草田,玫瑰味……而对法国本地人而言,普罗旺斯最动人之处——就是大蒜。

在19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大仲马每到冬天就会偏头痛,要坐马车去南方,才能有一个好的心境。没到过普罗旺斯的人,对普罗旺斯的印象就是薰衣草和玫瑰,却从来不知道大蒜才是普罗旺斯最主要的味道。

甚至法国的大厨们,在制作普罗旺斯风味的菜肴,也往往离不开大蒜,他们会将大蒜捣碎,然后用橄榄油拌在上面,这是所有普罗旺斯菜的风味基调。

没有大蒜,就没有那么多的法餐美食,也没有那么多的文艺作品。

 

在欧洲,文艺作品盛起的地方往往都在海边,这些地方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爱吃蒜。

不管是法国、意大利还是西班牙,在我们试过的每道菜肴里,都非常喜欢使用大蒜,只是他们同中国人讲究的热油炒葱姜蒜来炝锅有很大不一样,因为在欧洲人眼里,蒜的味道是多么细腻有味道,因此需要保持油的平衡,先将大蒜的味道焖出来,再来制作其它海鲜。

往往吃西班牙或意大利菜时,在等主食上之前,会先上一筐面包,再来一碟大蒜。不仅有助于消化食物,打开胃口,而且可以让整个用餐的过程更加愉快。

 


那么咖啡呢?

当然,身为一名从业者,我们不仅仅爱咖啡,但咖啡确实是从欧洲传遍全球,只是在西方世界,咖啡的历史其实也不长。

咖啡被发现于埃塞俄比亚,后来传至阿拉伯作为宗教用品,再从阿拉伯往西方传播,先是传到意大利和威尼斯,而后再蔓延至整个欧洲。意大利人对咖啡的需求量最高,每天都有一群人排着队买咖啡,直到有一天急性子的意大利人终于忍不住了,问咖啡师能不能给咖啡施加压力,让咖啡萃取得更快一些,从此就有了意式咖啡。

1903年贝泽拉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商用意式机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咖啡的新世界来临,由于意式咖啡机最先在意大利发明并且使用,所以现在很多咖啡术语里,都是意大利词语翻译过来。比如意式浓缩Espresso,又或者大家耳熟能详的拿铁咖啡,意大利语写作Caffè latte,法语写作Cafe au lait,读作“欧蕾”,其实意大利语latte和法语lait,都是牛奶的意思而已。

咖啡对于国人算是西方的舶来品,但是在西方人的眼里,咖啡又算是上帝遗落东方的神秘礼物。不仅仅是东方人对于咖啡的味道很难接受,在咖啡刚刚被阿拉伯人传到欧洲时,许多人对于咖啡的味道也是很难接受的。17世纪英国有个作家在描写咖啡时写道:咖啡的颜色像煤炭,味道也跟煤炭是一样的。可想而知当时咖啡在欧洲的接受度还远远不如当时咖啡刚到国内时的待遇呢。

 

当时伦敦第一家咖啡馆,并不是开在环境优雅的某个城中心湖畔,也不是开在热闹非凡的商业街,而是开在一个名为圣迈克尔·康西尔坟场。试问一下换到中国,谁会把咖啡馆开在坟场?

当时的咖啡馆并不是以咖啡的味道来作为宣传点,而是对外挂的招牌上标明:咖啡可以治疗头疼,治疗感冒和肠胃气胀,治疗痛风、坏血病、防止流产等等。

有没有很熟悉?是不是像极了国内电线杆或厕所里的小广告?当然,我们换位思考一下,会不会若干年后,国外有人成立一个板蓝根协会,专门研究板蓝根风味,并且也会把板蓝根的冲泡方式变得跟咖啡一样。

毕竟板蓝根和咖啡一样,都是包治百病嘛。

 


欧洲的第一家咖啡馆在1645年意大利威尼斯,但法国才是咖啡馆的传播地,在当时大明王朝灭亡之后,1672年法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开了两千多家咖啡馆。

至此,咖啡馆开始像瘟疫一样在全世界传播。

 

所以,我们按照时间线来对一对。

大概在春秋战国的时候,欧洲人就开始食用大量的大蒜。

大概在清朝开国的时候,欧洲人才开始接触咖啡饮用咖啡。

 

我们统计一下法国人吃大蒜和喝咖啡的习惯就知道,2016年,法国每年人均吃掉0.78公斤大蒜,而咖啡人均5.64公斤,这个数据指的是咖啡液,不是咖啡豆。

也就是说,我们所认为的西方优雅世界,他们既吃大蒜,也喝咖啡。

难道我们会因此认为法国人不够洋气么?


今天发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说大蒜和咖啡到底哪个更优雅。

但我认为这是根据不同区域的人群来作为标榜,所谓的喝咖啡“更优雅”,只是依靠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来划分不同的群体。

 

包括我们自己的很多同行,并不是我们从事咖啡这个行业,就能够比别人高人一等,不用因为咖啡是属于舶来品,我们就觉得自己是一个洋气的职业。

会喝咖啡或者会做咖啡并没有办法装什么逼,在咖啡馆老板看来,咖啡就是咖啡而已,一个可以用来卖的产品。所以我们不必认为自己是从业者,就看轻那些不懂得咖啡的人,没有人来消费咖啡,你的咖啡做得再好喝也没用。遇到不懂的消费者,要尽量去引导,去传播正确的知识。

作为一名咖啡师,我们不能够依靠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来划分不同的群体,进门点一杯奶茶也好,点一杯瑰夏也好,对我们而言都应该是一样的。

不要把咖啡看成多优雅的东西,咖啡就是一杯饮料,是用来接地气的,我们把咖啡馆装修得好看温馨,只是为了让人在这里喝咖啡感觉更舒服,所以喝咖啡和吃大蒜,我认为两者并没有高贵低贱之分。


反到是人的思想,才有高贵低贱之分。

 

所以说,我认为开局周立波说的那句“喝咖啡就是比大蒜优雅”,必定能够成为历史性的错误。不要借着我们与客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等,就觉得自己多高贵,这种想法只表现出了自己性格中的卑劣与不自信。

 

至少,就算我满嘴蒜味,可以我依旧可以从容不迫地喝下这杯咖啡。






趣事:

咖啡师才看得懂的十个段子

三国中各位英雄不适合混咖啡圈的理由


如何冲一杯好咖啡:

「干货」冰滴咖啡制作的五大要素

KONO滤杯萃取原理超详细解析

「咖啡师必备」不同牛奶对咖啡的影响(超详细)

「咖啡课堂」湿刨法 苏门答腊人的智慧

【咖啡课程】咖啡路上的小孩,给你些装备继续上路。


玩物

【The Gabi Master A】你与大师的距离



首页 - CHAICAF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