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下的中国研修生与死胡同里的日本研修生制度

摘要: 在压抑的工作环境下做着繁重枯燥的工作,在日研修生们的生活到底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了安稳和平衡,我们尚不得而知。但一个走入死胡同的研修生制度,也许就会不可避免地把制度下的人们逼到更真实也更沉重的无解深渊里。

10-30 11:30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21日晚上8点左右,日本静冈县富山市田子的研修生宿舍房间内,35岁的孔令华被室友发现死在血泊中。房间内还有一名二十多岁的中国籍男性受伤严重,陷入了昏迷。

日本警方虽然尚未就案件侦破的情况发表进一步说明,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案件的两位主人公都是在日中国研修生,案发地点为研修生集体宿舍,而富山市当地更是日本造纸业的生产加工中心,有大量的研修生在此工作生活。

警方在事发区域调查

案件的发生让在日研修生群体,及其生存环境与生活状况再次受到了人们的关注。


21世纪的“奴隶制度”

“外国研修生”,在中文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出国留学的“研究生”。比起劳动,学习的意味似乎更强。然而在日本,不少人直截了当地批评研修生制度是21世纪的“奴隶制度”。

研修生制度开始于1981年,日本政府将这一制度的宗旨定为“帮助发展中国家培养人材”,听起来善意满满。但日本社会老龄化问题严重、劳动力不足,普通工作签证又未对低端劳动力市场开放,在严峻的现实与滞后的制度的双重挤压下,研修生制度被扭曲成了变相引进廉价劳动力的方式。

研修生从事的工作集中在像农业、机械、服装、建筑等行业,以简单枯燥的重复劳动居多,多是日本人不愿干的低薪的“3K工作”(3K是日语中“危险”、“脏”、“累”的缩写)。这显然与“培训人才”的目标相去甚远。

日本关于研修生境况的电视节目截屏(图片来源:新华社东京分社)

然而,达不到目标的研修生制度,非但没有被废除,三十多年间日本政府还几次修改在日研修签证年限,为曲线引进廉价劳动力的做法“保驾护航”。1997年研修生签证从最初的2年延长至3年,今年11月即将实施的新法又将3年延长至5年。

随着日本劳动力缺口不断增大,在日研修生的人数也是不断增加。日本外务省最新统计显示,截止2016年年底,在日本持“技能实习”也就是研修生签证的外国人共有228,558人,同比增长了18.7%,其中约有8.8万人来自越南,约8万人来自中国,是最大的两个组成。2011年在日研修生总人数还仅停留在14万左右,5年间持续增加,如今已经占到了在日外国人总数的近一成。

据相关媒体报道,赴日中国研修生大多来自农村,普遍只有高中或中专学历,只要省吃俭用,研修的3年将会为他们带来数十万人民币的纯收入,因此有不少人被吸引到日本。

 

加不完的班和拿不到的钱

近年来,围绕外国研修生,从加班时间过长、拖欠薪酬,到过劳死、性骚扰,负面消息不断,恶性案件频发。研修生在事实上已经成为了日本国内最缺乏保障的廉价劳动力。

根据日本《劳动基准法》规定,研修生享有和日本国民同工同酬的待遇,一天正常工作时间为8小时,如企业要求研修生加班,需支付加班费。工资和加班费标准不得少于最低工资标准。

但日本厚生劳动省近期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雇用外国研修生的用工方中,超过七成存在违反《劳动基准法》的行为。其中,长时间劳动、缺乏安全措施和克扣加班工资是发生最多的3类违法行为。

今年二月媒体曝出,来自江苏省南通市的两位中国女研修生在日本岐阜县的一家名为“石原缝制”的服装厂工作了三年后,原本应该在三年期满时一并发放的工资却居然变成了老板的一句“没有钱,帮帮忙,你们先回国去”。根据她们的记录,在日本三年,每人加班时间都接近7000小时。而随着律师的介入,才发现她们最初签订的合同中所规定的时薪,甚至还不到法定最低时薪的一半。最终,服装厂以当地最低时薪标准,确认两人的三年工资总额为每人1100多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但同时企业申请了破产,研修生追薪困难重重。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去年也有日本媒体曝光了日本栃木县雇佣研修生的黑心农场。年轻的研修生们在极其狭小局促的房间里,做着捆蔬菜的重复作业,丝毫谈不上“技术学习”。几乎每天加班到夜里12点之后的她们,时薪不到东京最低时薪标准的三分之一,而且没有任何加班费。女研修生们还表示,农场主经常有接触身体等性骚扰行为,甚至提出过希望能“陪睡”。

2014年,一名在日本岐阜县从事切割钢板和涂料工作的菲律宾籍研修生突然死亡,每月超时工作长达122.5小时,年仅27岁。法院根据保存下来的加班记录判定其为过劳死。

过劳死的菲律宾籍研修生

然而由于不法用工方对研修生的控制,很多研修生的超时加班连记录都没有留下,用工方还会一口咬定不存在员工过劳的情况,举证困难的问题时有发生。

此外,一些不法用工方甚至还会要求研修生上交护照、禁止研修生接触同事之外的其他人等。多数研修生几乎不懂日语,不仅在签署合同时吃亏,发生侵权问题时也无法及时有效地维权。不少研修生都通过中介介绍,在赴日前就支付了一笔不小的保证金。这也让部分研修生们虽然苦不堪言,但不敢轻举妄动。

据日本法务省统计显示,研修生失踪问题严重。有一些是承受不了严酷的劳动环境,还有一些是因为研修期满、签证无法更新而选择“失踪”留在日本做了非法黑户。2015年失踪的研修生人数从2011年的1534人增长到了5803人,几乎以每年一千人的数量在增加,而这其中超过一半都是中国研修生。


滞后的政策与困境

去年11月,日本国会通过立法规定,设立相关机构监督雇佣研修生的企业,改善研修生权利受侵害的现状。

但日本全国劳动组合总联合批评称,新法在防止出现研修生失踪变“黑户”这样的问题下了不少功夫,但在保障研修生权益上,力度和决心都有所欠缺,很难成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

日本电视台播出的研修生节目截图

日本律师联合会则认为,研修生制度的根本缺陷在于研修生与用工方之间的不对等地位,如果这种关系得不到改变就无法彻底解决研修生人权受到侵害的问题。

而其实最大的问题还在于,这项已经过时制度本身可能就是一个死胡同。日本的少子老龄化不断加剧,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分析显示,到2065年,日本人口中15-64岁的劳动人口比例将较50年前的现在再减少近4成。然而日本政府没有根据社会结构变化及时调整国内的雇佣政策,还迟迟不肯对国外开放低端劳动力市场,正是这种种的滞后,导致了外国研修生沦为不法企业的盘剥对象。日本政府让外国劳动者拿着以学习、而不以工作为名的签证,那么无论这一制度本身如何修改,终将在劳动权益保障上留下缺口。

研修生简易房内狭窄的楼梯。  图片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无独有偶,仅在富山市命案发生一天后,22日下午,北海道厚岸町的一家水产加工工场内,30岁中国研修生的王明路,被同为中国研修生的同事贾其栋用菜刀刺伤。贾其栋称因对方看不起自己,气愤之下走了极端。而富山市的孔令华和男子倒下的血泊中,同样有一把带血刀具,房间内没有第三者从外部闯入的痕迹,警方在就两人关系展开调查。

在压抑的工作环境下做着繁重枯燥的工作,在日研修生们的生活到底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了安稳和平衡,我们尚不得而知。

但一个走入死胡同的研修生制度,也许就会不可避免地把制度下的人们逼到更真实也更沉重的无解深渊里。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正视抑郁症」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