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不能太戈尔

摘要: 当我们为自己的欲望而自寻烦恼的时候,其实不该把欲望看作一个水满则溢的杯子,而当视其为一个挤一挤、塞一塞、重新整理一下、便能又装下很多东西的袋子。而恩典的启示,境界的提升,就是一个把这个袋子不断变大的过程。

10-30 12:11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假如要为“东山再起派”选代言人,我多半会给曾经当过美国副总统的阿尔·戈尔(Al Gore)投一票猛打call。2000年总统大选意外败给小布什后,哥们东边不亮西边亮,政坛失意绿坛补,成功蹭上全球变暖的热点,靠一部环保纪录片连拿奥斯卡奖和诺贝尔和平奖,名利兼收。然后到了2010年,在和结婚四十载、共同养育了4个子女的发妻离婚后,哥们被小报记者挖出一连串劈腿的花边丑闻,狗血满头,但人家一转身,就以禁欲系vegan形象再度出山,带着志同道合的环保+素食主义新女友,到处走着红毯宣扬返璞归真。

阿尔·戈尔(Al Gore)

不过,天下事再一再二,往往就怕再三。不久前,美国智库公共政策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把戈尔十年来家里的电费查了个底儿掉。报告指出,在2007年2月,《难以忽视的真相》拿到奥斯卡奖的那个月,戈尔家的用电量是美国家庭平均水平的20倍。这之后,虽然积极倡导绿色能源的戈老师花6万美元安装了33块太阳能电池板,但它们发的电通常只占老戈家每月电能消耗的5.7%。而在2016年9月那一个月,理论上打光棍、不吃肉、过着极简生活的老戈一个人,就用掉了30993度电,相当于34个普通美国家庭(吃瓜群众可以脑补一下一爸一妈一草坪、俩娃俩狗两辆车的情景)的总用电量——合着可持续的折腾了一大圈儿,却还不如十年前。

戈尔家每月用电量情况 (来源:美国智库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官网)

说起来,该报告的执笔者德鲁·约翰逊(Drew Johnson),正儿八经是戈尔的田纳西老乡,这可就真应了中国的那句老话: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当然啦,混到戈尔这份儿上,危机出来怎么可能没人洗地?这里头最让人感动的,我觉得必须得是一个在其个人网站“电力论坛”(The Electricity Forum)上自带干粮两肋插刀的名叫兰迪·赫斯特(Randy Hurst)的哥们。

赫老师的中心思想是,戈老师是普通美国人吗?人家是有24小时安保、家里灯火通明常年晃悠着一堆服务人员的前任副总统好不好!戈老师家是普通美国人家吗?那是坐落于全美排名第八的富人区、占地小一千平米、光卫生间就有10个、外加一个恒温大游泳池的百万豪宅好不好!再说了,戈老师除了每个月交1800多美元的电费,还主动选择为“绿色能源转换”(Green Power Switch)项目多掏432美元呢好不好。啥叫牺牲?!啥叫伟大?!啥叫先驱和榜样?!

这不禁让我想起另一句名言: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如果说戈老师“环保先锋”旧人设的崩坏,从某种意义上照见了过去十几年中可持续能源热迄今为止仍无法解决的“只能锦上添花,无法雪中送炭”的尴尬的话,那他“全素达人”的新人设,如今也在面临着一系列最新营养学研究的挑战,眼见着也要坍塌。

在此前的专栏里,我给吃瓜群众普及过地中海式势利眼的新知,即高帅富们拥抱地中海式饮食,的确可以祛病延年,但穷挫矮们踮着脚尖追赶所谓的健康饮食风尚,结果却很可能屁用没有,心血管病风险有增无减。这还仅仅讨论的是身体层面的问题。可你造吗,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和英国布里斯托大学的联合研究小组发表于《情感障碍杂志》(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上的新研究,大老爷们儿闲着没事吃素玩儿,搞不好就把自己搞抑郁了呀!

负责此项研究的营养神经学家和社会医学研究者,是在跟踪调查了9668名“英国好男人”后得出的这个结论。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这帮调查对象是在伴侣怀孕期间为帮助科学家了解可能对母婴健康产生影响的环境因素而被招募入组接受问卷调查的,和那种为了赚点儿零花钱到处“被研究”的职业志愿者不是一种人。他们半数以上读过大学,88.2%有工作,房屋自有率高达77.1%,以25到34岁的已婚白人男性为主,大多数人不抽烟、喝酒有度、有宗教信仰定期去教堂。可是呢,在这帮“英国好男人”里头,却暗藏着一批一言不合就敢死给你看的抑郁症患者。猜猜他们有啥共同点?

当尽可能的排除掉家族遗传、童年阴影和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后,研究者惊讶的发现,其中311名自称“素食主义者”(vegetarian)和39名追随戈尔老师脚步的“全素主义者”(vegan),抑郁评分要显著高于鸡鸭鱼肉混不吝的其他研究对象。

值得注意的是,这可不是科学界第一次观察到西式素食主义与精神疾病风险之间的相关性。在这篇论文引言部分提到的相关研究中,一项针对20岁出头的澳洲女性进行的大规模调查显示,奉行素食主义的人出现抑郁症状的几率是22%,而不吃素的对照组仅为15%。而在另一项针对1046名澳洲女性的研究中,与红肉摄取量减少相伴随的,是主要抑郁和焦虑事件发生风险的加倍。此外,在针对挪威大学生的一项研究中,很少吃肉的男性和女性报告抑郁症状的几率分别是肉食男女的两倍和1.3倍。

研究者指出,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红肉乃是维生素B12的重要来源,而众多证据表明,维生素B12和叶酸摄入不足可能增加抑郁风险,合理补充则会逆转抑郁进程。此外,素食者更容易有缺锌和缺铁的问题,这两者对于人的情绪调节和认知能力至关重要,也被认为是助长抑郁的风险因素。本项研究中还指出了一个潜在的风险因素,即日常膳食以蔬菜水果和豆制品为主的素食主义者,血液中植物雌激素和杀虫剂代谢物的含量也更高,此前也有证据显示它们与情绪低落悲观相关。

当然,作为一个学院派科学记者,咱绝对不能跟戈老师一样,只捡合胃口对自己有利的说,丈八灯台不照自身。这世界上,肯定还有众多控诉吃肉n宗罪的研究存在,而作为一个肉食动物,我肯定也是带着自己的偏见出发寻找证据。就拿这项研究来说,它能说明的,只是一种素食与抑郁风险之间的相关性,完全可以解释为,这帮家伙之前贪吃变胖、因为形象问题四处被人打击,所以才会抑郁,然后才想到要用惩罚式突击吃素的办法立竿见影的解决问题。在与生活方式和主观感受相关的研究中,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现象,是个本质上无解的普遍问题。

但关键在于,在两种解释事实上都难以摆脱偏见的前提之下,像戈尔老师那样,依仗着财势和话语权贸然对持一种意见的人进行道德审判,这真的大丈夫吗?更何况,鱼与熊掌,素食与吃肉,旧能源与新能源,只有存在选择可能的时候,才成其为一个有意义的问题,可这世界上固然有吃到第7个肉包子觉得饱了、由此认为前面那些肉包子都没价值都是虚空的主儿,是不是也有很多必须靠着手里的肉包子下肚垫底儿、才有力气去把第n个肉包子和以后的素包子博到手的人呢?凭什么一群吃饱了不饿的家伙,就觉得自己特有权利把泥腿子手里的肉包子打掉再塞上一高价窝头?而全家老小一年用电量还赶不上戈老师一个游泳池月度耗电额的发展中国家的阶级兄弟,又凭什么要为自己不够“绿”而羞愧的脸发绿?

再说了,无论是吃菜吃肉,用煤发的电还是用太阳能发的电,本质上,还是在马斯洛需求层次最底层的“生理需要”这一级兜圈子打转转。所谓“只要多花一点心思和时间,严格素食/有机极简生活也可以很美”,贵不贵、累不累啊?不说别的,人的时间和注意力,可都是有限资源,几百年前圣方济各会的修士奥卡姆,就知道“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有那个功夫,该往高层次的需要——比如安全感啦、爱与归属啦、自尊与自我实现啦——上面去折腾呀。事实上,戈老师的榜样教给我等吃瓜群众的教训是什么?你以为精英在纡尊降贵的带头教你做减法?其实人家三下五去二、七去三进一的小九九,算盘打得比谁都精呢!

我特景仰的基督教神学家和哲学家奥古斯丁曾说过,人的欲望——饮食男女,升官发财,成名成家,流芳百代——本质上没有高下之分,都是这个世界赖以存在和不断前行的推动力,但相对于那些更高更远的追求,必定有其先天的不足。当我们为自己的欲望而自寻烦恼的时候,其实不该把欲望看作一个水满则溢的杯子,而当视其为一个挤一挤、塞一塞、重新整理一下、便能又装下很多东西的袋子。而恩典的启示,境界的提升,就是一个把这个袋子不断变大的过程。

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们现在的欲望太多太多,而是我们的欲望,相对于戈老师那样的精英来说,还太小太小啊。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2017诺贝尔奖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