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魔鬼的诡计

摘要: 假教师能轻易使用经文使许多灵魂灭亡,不管经文本身多神圣,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武器。魔鬼善于伪造假谦卑、假顺服。假冒为善者看自己手洁心清,可以边犯罪边相信自己的救恩…先让他们极度恐惧并急需拯救,再安慰并拯救他们脱离罪恶捆绑,这是上帝对付人的方式。

09-17 14:46 首页 ijingjie


点击上方「ijingjie」可快速关注我们


《境界》推荐阅读

文 | 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


假教师能轻易使用经文使许多灵魂灭亡,不管经文本身多神圣,这是他们最喜欢的武器。魔鬼善于伪造假谦卑、假顺服。假冒为善者看自己手洁心清,可以边犯罪边相信自己的救恩…先让他们极度恐惧并急需拯救,再安慰并拯救他们脱离罪恶捆绑,这是上帝对付人的方式。

 

假教师最喜欢使用经文使灵魂灭亡  

 

我们有什么证据表明魔鬼不能把经文带入人的头脑,然后错误地应用这些经文,达到欺骗人的目的?在这个问题上,很多属灵婴儿,理解力较差、考虑欠周的人是这样受骗的:圣经是上帝的话,毫无谬误,所以来自经文的感受和体验肯定错不了。但问题在于,它们并非正确应用经文的结果,反而是滥用经文的结果。只有那些本质符合经文的情感和意志才是正确的。

 

撒旦显然有这个能力,把声音或文字带入人的头脑。或许有人以为:经文是非常神圣的,所以魔鬼不敢滥用也不敢染指。这种想法显然是错的。当耶稣被魔鬼试探时,魔鬼有胆量抓住耶稣本人,引他到旷野、上高山、到圣殿上,它肆无忌惮地引用经文,它敢于直接面对基督,一句接一句引用经文,试图欺骗和试探耶稣基督。既然撒旦能得到上帝的许可用经文试探基督,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它不敢或上帝不许可它用经文试探我们?

 

既然魔鬼能窃用某句经文,它就能窃用别的经文。经文本身重要与否,我们感觉舒服与否,是不是宝贵的应许……这些都不能改变事情的本质,更不能改变魔鬼的胆量或能力。如果它能把一句舒服的经文带入人的头脑,就能带一千句进去。而且,它能选择最适合的经文达到自己的目的,它能把圣经里的各种应许堆积起来,错误地应用它们,巧妙地消除人的怀疑,加强罪人虚假的喜乐和自信,引诱他们逐渐偏离正道。

 

我们知道魔鬼的器皿、传播败坏和宣讲异端的假教师也能够曲解圣经,自取沉沦,这正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彼后3:16)。我们看到他们能轻易使用任何经文使许多灵魂永远灭亡,不管这些经文本身是多么宝贵神圣,而且这是他们最喜欢使用的武器。假教师是魔鬼的器皿和仆人,他们所为都是受到魔鬼的煽动。既然魔鬼能煽动别人这样做,它自己当然更擅长。魔鬼的仆人只是跟从他们的主,魔鬼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

 

魔鬼能滥用圣经欺骗和毁灭许多人,人自己的愚蠢和败坏也能滥用圣经。人心与魔鬼同样诡诈,能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欺骗。



外表的服侍和虚假的认罪  

 

出于宗教热情,人们愿意花时间阅读、祷告、唱诗、听道等等。真恩典会使人喜欢操练信仰生活。然而,另一方面,大量而积极地参与宗教活动并不是真恩典的确据,因为很多没有恩典的人表面上也是如此。古代以色列人就是这样,他们的服侍被上帝看为可憎:他们出席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上帝所憎恶的,他们举手祷告,就是他们多多地祷告,上帝也不听(赛1:12-15)。

 

法利赛人也是这样:他们做长长的祷告,一周禁食两次。假宗教让人们大声热烈祷告:“你们今日禁食,不得使你们的声音听闻于上。”(赛58:4)假宗教也使人喜欢履行宗教职责和各种礼仪:“他们天天寻求我,乐意明白我的道,好像行义的国民,不离弃他们上帝的典章,向我求问公义的判语,喜悦亲近上帝。”(赛58:2)

 

假宗教甚至让人喜欢听上帝的话,就像以西结的听众那样:“他们来到你这里如同民来聚会,坐在你面前仿佛是我的民,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因为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却追随财利。他们看你如善于奏乐声音幽雅之人所唱的雅歌,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结33 :31-32)希律王也喜欢听施洗约翰讲道(可6:20)。还有其他人喜欢听他讲,他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约5:35)。

 

经验表明,坚持假宗教的人可能更醉心于宗教的外在操练,甚至把所有时间几乎都花在宗教生活上。

 

魔鬼善于伪造各种情感,有很多证据说明存在假谦卑、假顺服、假安慰。扫罗是一个邪恶之人,内心自高自大,他身为君王,却忌恨仆人大卫并与之公开为敌。当扫罗被迫仆倒在大卫面前认罪时,他放声大哭责备自己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又说:“我有罪了!我是糊涂人,大大错了。”(撒上24:16-17,26:21) 但这显然不是出自神的感动,因为当时上帝的灵已经离弃他,有邪灵从耶和华那里来扰乱他。

 

如果这位骄傲的君王都能在自己的臣民,而且是他恨得要死、一直仇视的人面前痛苦地降卑自己,那么其他人当然更能在上帝面前表现出知罪和谦卑的样子,实际上他们却仍旧与上帝为敌。

 

常常见到一些人,尽管他们在某些明显的方面确实不再炫耀自已的义行,但他们还是相信自己的义,只不过换了别的隐秘方式。有时候人们以为他们谦卑,其实那不过是灰心丧气而已,因为他们曾经依赖的东西证明是靠不住的。这种所谓的顺服上帝并不是绝对顺服,其中还隐藏着讨价还价,只是令人难以察觉。



假冒为善的人比圣徒更自信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勇敢地称上帝为阿爸父,常用大胆而亲昵的语言祷告,在人前表示确信自己很属灵,似乎再不需要检查自己的灵命,因为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如果有人对此表示一点点怀疑或担心,他都会火冒三丈,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能证明他和上帝的关系真有他相信的那么好。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人激动地在人面前炫耀自己,这种专横、高压、狂暴的信心根本不是一个真基督徒具有得救确据的表现,反而弥漫着法利赛人的气息。法利赛人从不怀疑自己是圣徒,而且自认为是最杰出的圣徒,他们敢走到上帝面前,抬头望天感谢上帝让他们和别人不一样。要是他们的信心里面多点税吏的灵——他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他们的信心就不再是自信,而是谦卑地把一切信靠和指望都放在基督里,那才是基督徒的信心。

 

斯托达德说:“有些假冒为善的人比很多圣徒自信得多。”我们只要考虑人心的自然状况——被魔鬼掌控,既盲目又诡诈,喜欢自吹自擂,自高自大,相信自己,就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自我评价这么高,如此确信自己得救;为何他们的信心如同大山高耸坚固,又像狂风一样迅猛。因为一旦良知被蒙蔽,认罪的心就死了,假情感却高涨起来,并且发酵的坏原则也被释放出来,内心充满假喜乐和假安慰,因某些愉悦的想象而感到激动不已,而这些想象却来自化身为光明天使的撒旦。

 

一旦假冒为善者确立了这种虚假的盼望,他就丧失了自省的能力。第一,假冒为善的人没有真圣徒的谨慎。真基督徒认为信心的根基必须是可靠无误的。假冒为善的人也不像真圣徒那样害怕被欺骗。真圣徒真切感到面对一位无比圣洁、公义、全知的法官是多么非同小可的事情。第二,假冒为善的人无视自己的盲目和内心的诡诈。被假知识和假情感蒙蔽的人,反而因自己的亮光和知识而洋洋得意。

 

第三,魔鬼攻击真圣徒的真盼望,却不攻击假冒为善者的假盼望。魔鬼仇恨真盼望,不仅因为真盼望可以给基督徒带来极大的安慰,而且因为这种盼望本质是圣洁的、属天的,是基督徒严谨、勤奋生活的一大动机。但魔鬼却不仇恨假冒为善者的盼望,因为这于它有利。假冒为善者活多久,他的盼望就能保持多久,魔鬼永远不会搅扰他。但凡真基督徒,没有一个不被魔鬼攻击的。撒旦曾攻击基督本人,试图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上帝的儿子。门徒在世上也像他们的主一样会受到各种攻击。

 

第四,那些心怀虚假盼望的人不能像圣徒那样看到自己的败坏。真基督徒比假冒为善者要多花十倍工夫对付自己内心的败坏。在真基督徒眼中,自己的恶行和内心的罪性显得那么可怕、那么黑暗。但假盼望却能掩盖一切败坏,假冒为善者看自己全都是手洁心清的。

 

有两种假冒为善者:一种被自己外在道德和宗教生活欺骗,另一种假冒为善者被自己的神学知识和修养所欺骗,他们常常大力批评功德和人的自义,高谈阔论白白的恩典,但同时却以自己的神学知识和谦卑为义,靠这些拔高自己。

 

我认识一些人,他们非常喜欢某个属世的东西,一种强烈的欲望占据他们的内心。虽然他们的追求过程遭遇了种种困难,但他们却最终得到一个印象或自以为是的“启示”——他们必将得到自己想要的。于是他们就把这看作是上帝不变的应许,从而充满了荒谬的信心,全然不顾周围的事情和理智都反对他们。

 

这种假信心比出自恩典的真信心更加不可动摇。真信心尚且需要灵命保持健康状态,需要有上帝的恩典才能保持运行。假冒为善者的信心却不会因犯罪而动摇,他们可以一边犯罪一边保持大无畏的盼望。这说明他们的信心只是假相而已。

 

谢泼德先生提到一种“狂妄的平安,有些人不因自己有邪恶的行为而失去平安”。他说:“圣灵只会为他们叹息,不会为他们歌唱,因为这样的人发出来的只有败坏的气质和犯罪的热情。”他还说,“虽然这种人看似有圣灵的安慰,并且从来不怀疑自己是假冒为善的人,他们只愿意相信上帝怜悯,但他们绝对不能逃脱上帝的诅咒。”艾姆斯博士提到有一个东西可以分辨恶人的平安与圣人的平安:“不管恶人是否履行敬虔和正义的职责,他的平安都会持续下去,只要他自己不觉得自己的罪可怕。”

 

有的人属灵状况十分糟糕,明显没有得救,却有人对他们说要凭信心而活。他们所谓的信心就是相信自己已经得救。于是,他们认为怀疑自己是否得救就是可怕的犯罪,因为这是不信的罪。尽管他的状况极其糟糕、行为极其恶劣,但他们还是坚信自己是最善良的人、最荣耀上帝,他对自己得救充满信心、不可动摇。倘若这也是信心,那法利赛人的信心就是最大的,可是基督却说有些法利赛人犯了亵渎圣灵、永不可赦免的大罪。



人际关系好的人就属灵吗?  


一些人的人际关系令真基督徒非常感动和喜欢,并且极大地赢得基督徒的爱和信任。但是仅凭这点不能确定其宗教情感的本质。

 

上帝的教会里经常见到一些光彩的认信者,公认是比众人更好的圣徒,最后却堕落归于无有。这并不奇怪,我们前面已经说过,总体上没有恩典的人可能表现得非常敬虔,他们能表现出一切美好情感,然而内心里却没有一丝恩典的火花。

 

他们可能具有多种宗教情感:他们可能有对上帝的某种感动,似乎非常亲近上帝,他们好像爱弟兄、崇拜上帝的美德和大工、为罪忧伤,又顺服、自卑、感恩、喜乐、渴慕信仰、为宗教和灵魂工作大发热心。并且所有这些情感可能紧随认罪而来,可能他们显得非常谦卑,还有伪装的爱和喜乐,随后有其他情感一个接一个出现,出现的顺序与真基督徒的经历完全一样。并且所有这些宗教情感都能达到非常热烈的程度,甚至使他们泪流满面。

 

甚至能让他们克服自身的本性,让他们变得热情洋溢,能够流畅热烈地谈论和上帝有关的事情,滔滔不绝;可能还伴随着经文和宝贵的应许,在他们的头脑里铭刻下深刻印象,让他们开口赞美荣耀上帝,热心邀请别人与他们一起赞美上帝,大喊“我不配”,赞叹上帝白白的恩典。

 

不仅如此,他们还热衷履行宗教责任,例如祷告、听道、唱诗、参加宗教聚会;参与时和基督徒一样表现出强烈的确信,如鹰展翅上腾,脱离黑暗和怀疑的捆绑。关于这一点,我认为已经论述得足够清楚: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但它们不过是圣灵的普遍感动,加上撒旦的欺骗和人心的诡诈,此外还可能伴随着天生的好脾气,拥有一些宗教教义知识、谙熟圣徒表达情感和宗教体验的语言、天生善于投合听众的喜好和思想、因为受过良好教育所以言谈举止得体,等等。假冒为善者和真圣徒外表多么相似!

 

我们不能靠感官来判定绵羊和山羊,基督已经给我们许多规则和指示,人却觉得不够,总要按照自己发明的规条而行,总以为自己的发明比上帝的指示更加高明。在基督给我们的众多指示或教训中,对如何“判断别人是否有真信仰”,他给出了最明白不过的指示:要靠果实来判断树木。

 

《马太福音》谈到麦子和稗子的比喻,说:“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太13:26)在此之前,无法区分稗子与麦子。弗拉韦尔先生说,麦子和稗子外表完全一致,无法区分,只有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才显出来。弗拉韦尔又说:“区分麦子和稗子固然困难。但与靠肉眼辨别特殊恩典和普遍恩典相比,区分麦子稗子就容易多了。因为圣徒的所有救赎恩典都能在假冒为善者身上找到赝品,这些赝品很容易被基督徒误认为是圣灵的真实救赎效果。”

 

麦穗(果实)可以用来区分麦子和稗子。圣经一再提醒我们:行审判的那位要依据每个人的行为来审判各人,他们要么进入属天的迦南地,要么当场直奔灭亡的结局。



上帝对付人的方式  


这是上帝对付人的方式:“他向人说安慰话之前先领他们进入旷野”,先让他们经历痛苦,让他们看见自己毫无能力,认识到自己绝对无助、必须绝对依赖上帝的能力和恩典,然后上帝再施行大能拯救他们。上帝让他们看到假神不能救他们,他们所依靠的磐石实属虚空。

 

上帝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先预备他们吃苦,以色列人因作苦工,就叹息哀求。上帝在红海边行大神迹救以色列人之前,先让他们在地上绕迷了,使旷野把他们困住了,既不能向左转又不能向右转。前面是茫茫的大海,后面是埃及的追兵,无路可逃,他们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拯救自己,倘若上帝不帮助他们,他们会立刻遭到吞噬。然后,上帝向他们显现,把他们的哀哭变为乐歌。同样,他们进入安息享受迦南的奶与蜜之前,上帝在旷野引导他们,四十年苦炼、试验,要知道他们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诫命不肯。

 

背道的以色列被迫承认常常得罪耶和华,没有听从耶和华的话,并且在羞耻中躺卧,惭愧将他们遮盖,承认只有上帝才能拯救他们。遭弟兄出卖的约瑟先让弟兄大大惊惶,让他们认罪说我们实在有罪,然后才释放他们,显出自己原来是他们的弟兄和拯救者。

 

我们考察上帝是如何向古代圣徒显现的,就会发现,他通常先以令人恐惧的方式显现,然后才显出安慰。例如亚伯拉罕,先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然后上帝再向他启示自己,给他美好的应许。

 

圣经多处直接表明这是上帝对付人的最普遍方式。欠一万两银子的仆人先被带到王面前,国王定了他的罪,吩咐把他和他的妻子儿女还有他一切财产都卖了还债,先使他谦卑,让他承认所有的欠债,然后再宽恕他。浪子花尽了一切所有的,在极端困苦的情况下认识到自己一无是处,谦卑自己,然后才被父接纳,进入宴席。久治不愈的伤口必须彻底处理才能愈合,圣经把这比作罪(灵魂的伤口),圣经说灵魂的伤口如果不彻底处理,那就是无用的欺诈(耶15: 11)。

 

上帝对付每个信徒也像他对付教会一样,先让他们通过律法听见他威严的声音,有可怕的雷鸣闪电,让他们俯伏下拜,预备迎接基督,然后从锡安山传来喜乐的声音,用福音安慰他们。施洗约翰也按照同样的方式为基督预备道路,预备人心接受基督:他首先让人看到他们的罪,让犹太人离开他们的自义,说他们是毒蛇的种类,让他们看到上帝的愤怒要临到他们,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

 

既然这是上帝做事的方式,先让他们感到极度恐惧并相信自己急需拯救,再安慰他们并拯救他们脱离罪恶捆绑,那么我们就可以认定:看到这种景象的人们常常会感到极度恐慌,尤其是当他们想到自己得罪的是至高的耶和华上帝,他有无限的威严,若落在他可怕的愤怒下,痛苦必存到永远。圣经不乏这种例子:人们先认罪,感到极其痛苦,然后得到救赎的安慰。正如耶路撒冷的众人,他们“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祂安慰、感动、复兴那些忧伤痛悔的灵。经历了巨大的恐惧和苦难之后,才迎来美好的福音。

 

(本文摘编自《宗教情感》爱德华兹著  Religious Affections,Jonathan Edwards 杨基译,三联书店,2013年1月出版,摘录时有修改,大小标题为《境界》编者所加)


境界服务站

求助:

1、寻找山东烟台蓬莱市信仰纯正的教会,最好有年轻人的。
2、寻找重庆大学(虎溪校区)附近的教会。

3、寻找无锡江南大学(地铁站)附近的教会。

4、寻找广州越秀区桂花岗广州大学附近的教会。

5、寻找乌拉圭蒙德维地亚华人教会。
6、寻找中山市南朗镇附近教会。
7、寻找天津武清区的教会和教会学校。

8、寻找陕西咸阳信仰纯正的教会。

小编:请知情者在评论留言部分联系我们,谢谢!
提示:请找教会的弟兄姊妹按以下格式留言给我们:姓名+手机号+求助教会具体方位,以方便我们得到反馈后及时与您联系。


若您是苹果手机用户,可支付宝赞赏,境界支付宝:jingjie2013@gmail.com,也可长按微信二维码赞赏。


点击”阅读原文”看过往精彩内容

↓↓↓   



首页 - ijingjie 的更多文章: